• <object id="suqsm"></object><bdo id="suqsm"><sup id="suqsm"></sup></bdo>
  • <small id="suqsm"></small>
  • <bdo id="suqsm"><label id="suqsm"></label></bdo>
    <tt id="suqsm"></tt>

    主題: 為什么你會看到一個“更適合”的?

    • 花開四季
    樓主回復
    • 閱讀:19178
    • 回復:0
    • 發表于:2014/6/7 7:01:00
    1. 樓主
    2. 倒序看帖
    3. 只看該作者
    馬上注冊,結交更多好友,享用更多功能,讓你輕松玩轉新鄉社區。

    立即注冊。已有帳號? 登錄或使用QQ登錄微信登錄新浪微博登錄

        導語:擁有一段穩定的伴侶關系,卻又發現了更適合自己的,這是我們的兩性關系經常要面臨的一個挑戰。這其中,最困難的是更適合的伴侶出現之后——對更好的一款汽車或一棟大房子,我們基本上總是因為選擇了“更好的”而興奮和滿足;而兩性關系中,對于“更好的”,選擇總是更復雜,結果也總是更復雜。

    出現了一個更適合的人

    33歲的女記者馬麗陷入一場情感困局:在還算美滿的婚姻之外,遇到了與自己的靈魂更匹配的人。

    兩年前結婚時,馬麗曾半開玩笑地警告丈夫李浩:“你要是遇上比我更好的,第一不許動錢包;第二不許動身體;第三更加不許動感情。”李浩趕緊表決心:“我保證,我只對你動!”沒想到僅僅兩年,馬麗自己先動了。“他懂得我,在他面前我可以做自己。”馬麗解釋。他們之間還有更好的性——幾乎每一次都創造出死亡般震撼的巔峰快樂。

    馬麗剛入行時,一位老記者說,女記者關系容易破裂,因為天天采訪成功人士,都比自己的老公優秀,自己的老公很難保持吸引力。馬麗后來了解到,這位前輩離婚兩次,原因都是出現了“更適合”的伴侶。馬麗很困擾:如果總是遇見了更好的怎么辦呢?

    對伴侶關系的挑戰

    遇到一個更適合自己的人——并非只有女記者才會遇到。我們的兩性關系幾乎總要面臨這樣的挑戰。也許我們中的很多人在一生中要多次面臨這樣的挑戰。“兩性關系中,沒有一個人可以同時滿足另一個人的全部需要。在已有的伴侶關系之外,發現更適合自己的人,是很正常的事情。”北京大學第六醫院心理治療師姬雪松認為:“但它的確構成對伴侶關系的挑戰。”

    其中最困難的是,當更適合的伴侶出現之后——在物質層面,人們對“更好的”選擇,比如更好的一款汽車或一棟大房子,總是很有成就感;兩性關系中,選擇既牽扯到兩性間的沖突、我們自己的欲望,也有我們的潛意識,同時還摻雜著道德和倫理的考量,因此選擇是困難的,結果也總是相當復雜。

    更適合的伴侶出現,人們未必會向前邁出一步。王小寧在長達半年的時間里在兩極被沖撞、被擠壓,最后,她還是決定:讓生活保持原來的樣子。“我們都需要離開一段婚姻,這種打碎和重建的人生成本太高了。”同時,她還有道德的壓力——道德要求伴侶們更深刻地去耕耘已存在的伴侶關系,而不是去發現哪里還有更合適的。

    “我們既有喜新厭舊的本能,但人類也非常真誠地追求穩定的長期的伴侶關系。這是有人類學意義的:母親和孩子可以更有保障,人類種群的生產和延續也得以保證。而和同一個人一起慢慢變老,仍然是我們的一種向往。越穩定的感情,越持久的婚姻,也越能夠滿足我們對于愛和親情的需求。”姬雪松說。

    但琳達決定忠實于自己內心的聲音,和自己最愛的人在一起。雖然這個選擇可能帶來一場可稱為“戰爭”的家庭沖突和個人生活秩序的混亂。“如果留在原來的關系里,心里會總是想著我曾經有過更愛的一個人,那就是另一種不忠誠。”

    胡冰心也選擇了與更愛的人在一起。她相對簡單:她和他并沒有結婚,她甚至沒有解釋這種離開是因為自己發現了一個“更適合”的。她只是拎著自己買的幾個名牌包包和一個大衣箱搬出來,一段舊關系就結束了,一段新關系也開始了。

    為什么你會看到一個“更適合”的?
    無論選擇什么,一個更適合的伴侶的出現,通常可以理解為對彼此關系已經不滿足的信號。心理咨詢師榮偉玲說:“在穩定的伴侶關系中,你主要的需要已經被滿足了,但你肯定還有沒有滿足的需要,當它上升成為最主要的需求時,就會去發現能夠滿足這個需求的人,‘看到’更適合的伴侶。”也就是“更適合”的伴侶是被你自己的需要發現的。

    心理學認為,伴侶關系是一個動態系統,它是變化的——在伴侶關系建立之初,雙方因為相愛,而彼此容納,各自的個性都被接受。但隨著兩個人的關系融合,進入一個分歧和差異加大的時期,就會漸漸變得不符合對方的要求。這時候,你就會把視線轉移到二人世界之外。
    榮偉玲解釋,有兩個時機,人們特別容易看到“更適合”的伴侶。一是紙婚前后。“兩個人結婚時間不長,在以前沒有共同生活的基礎,雙方處于幻滅期,差異開始顯現,這時候的沖突往往顯得不可調和,雙方很可能會向外尋求理解和慰藉,很容易撤退。”另外一個階段是40歲左右。“這時候人們在生理上和心理上都有種對年齡的危機感,會對自己的前半生進行總結,發現還有很多未曾實現的愿望和沒有嘗試過的生活方式,就會比較不甘心,容易投奔新伴侶。”

    是“更適合”,還是一種錯覺?

    那些勇敢地向前邁出一步的伴侶們,與更適合的伴侶在一起,是否有更多幸福?

    王瑩覺得自己比以前要幸福很多。“他大我10歲,比我成熟,他帶著我成長。和他在一起,我覺得我人生的平臺變得很寬闊。”王瑩說,他們先在美國生活了3年,現在一起回到國內,創辦IT公司,還有了一個孩子,感情也很深:“我們無法想象沒有彼此。”

    Daisy覺得這個問題很難回答。“既不能說不幸福,也不能說很幸福。”她是一家世界500強公司中國北方區高管,孫平則是一個非訴訟律師,他們相遇時雙方都有家庭。“現在我們仍然相愛,但我沒有想到其中有這么多困難。”Daisy會感受到那個前妻的存在和影響——事實上,那前妻還在作為孫平的妻子時在家里招待過她。孫平也無法不想到另一個男人曾經存在過。“這真地妨礙了我們獲得更多幸福。”Daisy說。

    與更適合的人在一起,伴侶們通常會遇到像Daisy這樣的問題。德國心理治療師伯特·海靈格(Bert Hellinger)分析,第二任妻子通常會有一種負罪感,也不能完全相信自己能像第一任妻子那樣完全得到丈夫。在《誰在我家》中,海靈格建議:“如果他們承認自己因第一任伴侶的損失而獲益,承認如果不是前一任伴侶的放棄,自己就不能擁有新伴侶,上述情況就可以改變。

    尊敬系統中所有的人是系統達到平衡的決定性因素。這樣,一個男人和他第二任妻子才可以親密在一起,但是他們對第一任妻子仍然有某些道義和責任,他們之間的關系也絕不會和第一任關系一樣。如果一個女人得到她的丈夫時導致另一個女人有所損失——新伴侶中當事人如果能夠明白他們欠了以前伴侶的情,成功的機會就大。他們接受自己體會到的罪惡感,并承認隨著新關系建立所產生的罪惡與歉意,這樣他們的關系就能更加深入和更加實際。”

    梁英美則認為她自己“被自己的幻覺欺騙了”。“我認為是更適合我的人,當真正在一起后,最初還是挺好的,但過一段時間,我卻發現我所面臨的問題,和我在前面的關系里的問題是一樣的。”對此,榮偉玲的分析是:“一個更適合的人可能對應了你一個新產生的需要,當這個需要滿足了,你會接著產生新的需要,你就不再需要他了。然而你還有新的需要產生,那么你會繼續發現更適合的伴侶嗎?在很多時候,一個更適合的人,只是你的錯覺。”

    更深入地認識自己

    心理治療師姬雪松認為,一個更適合的伴侶的出現,無論你如何選擇,無論你從中體驗到什么,都可以將之視為一場自我認識運動。“我們是從他人的眼光中看到自己。為什么我會覺得這個人更適合我?吸引總是有原因的,有我們自己的潛意識在起作用。”

    一個例證是這樣的:有一個女人,在她10年的婚姻生活中,長期保持著與另一個“更適合”她的男人的關系,但她始終不選擇。后來通過精神分析的治療發現,她恐懼存在于兩個人之間的、特別親密的連結。所以她總是需要遇到一個“更適合”的伴侶,“更適合”的伴侶是對她的恐懼的稀釋,這樣,親密感就不會太濃了。

    這就是解讀這個“更適合”的伴侶的意義。“它的意義就在于,改變不一定是所有事情的結局,認識也許就是終點。”姬雪松說,“嘗試去解讀這個‘更適合’的人對自己的意義,思考為什么我認為這個人是更適合我的伴侶,我們可以更深刻地了解自己,包括我們的欲望、我們潛意識中未滿足的需求,獲得自我的成長,而這是更深刻的變化。”

    對話:“我不認為太多就是問題,重要的是他/她的個人體驗”

      我們注意到有人命名了一種“不滿意就換綜合征”。您怎么看今天的伴侶們所面對的挑戰呢?

    姬雪松:追求幸福和更好的生活是值得欣賞的。我們要看到,偶然地吸引和伴侶關系偶爾的更迭,是人生的常態,也是對自己的幸福負責任的表現。但如果在已有的伴侶關系之外總是能夠看到“更適合的伴侶”,就可能帶有自戀的特征:他/她把婚戀過度理想化,不斷追求心目中完美的人。對伴侶關系不斷更迭,還可能表明這個人不完全成熟,心智成熟的人會去找到足夠好的伴侶,并從伴侶關系中獲得滿足,而不會經常地陷入不滿足。

      在這樣的頻繁更迭中,會體驗到幸福嗎?
    頻繁地更迭伴侶,并非在掌控生活,而可能是陷入了一種身不由己的漩渦之中。特別重要的是,這樣一種更迭,很可能與他/她更迭的伴侶無關,而只是他/她自己內心的一種情感經歷或是強迫性重復。這種更迭很可能是病理的,通常也很少會感覺到幸福,而且他/她的整個人生,就好像沒有根據地一樣,是空洞的。

    就是說,不要太多地去發現更適合的伴侶,二三個可以,太多就可能是問題?

    我不認為太多就是問題,重要的是他/她的個人體驗。如果在這一過程中,他/她的體驗是焦慮的、急促的,就好像是被某種力量驅使著,那么這個人是不自由的。但如果他/她有非常充足的幸福感,他/她的情感積累越來越豐富,人生也越來越有能量,那么,我認為沒有什么問題!
    生活之累一半源于生活,一半源于攀比。
      
    山东11选5开奖号码